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协和博士投资逻辑,如何挖掘早期医疗明星企业?

  2021年,医疗赛道可以用“疯狂”来形容,甚至很多早期项目都需要资本排队入场;而来到2022年这条曾备受投资机构关注的赛道却再次遇冷。

  “从高点到低点,从沸点到冰点”。这是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宋高广对近年医疗赛道的形容。2016年加入北极光的宋高广,拥有北京协和医学院博士学位,在进入北极光之前就积累了丰富的医疗企业战略规划和药物临床申报等相关经验。

  作为北极光医疗健康赛道的合伙人,宋高广投资了多个明星项目,包括泽璟制药(行情688266,诊股)、信念医药、怡道生物、NGGT、Teon、麦科奥特、博思德、超视计、珈凯生物等行业头部企业。

  面对充满未知的早期项目,宋高广和北极光创投是如何精准投资的?又遵循了哪些具有北极光特色的投资逻辑?

  前瞻性投资早期医疗企业

  宋高广创造出的系列“战绩”,与他所具备的产业背景和医药背景有关。

  此前宋高广曾在上市公司舒泰神(行情300204,诊股)先后负责药理研发和企业战略研究,“这四年半给了我很多时间去思考和学习,去学习整个产业的知识,是一个把微观到宏观的知识串联起来的过程”。

  这段时间的产业储备,为宋高广在医疗健康行业做投资打下了重要基础。2016年,宋高广加入北极光,并在加入当年投资了他作为投资人的第一个项目——泽璟制药,如今泽璟已经上市,北极光也实现全部退出。

  这家创建于2009年的制药企业,是科创板首家以第五套标准上市的药企。对于投早期为主的北极光来说,泽璟在当年属于成长型企业,但泽璟投资的成功,验证了北极光在医药领域的投资策略。

  “考量它的重点之一,就是泽璟的产品有4-5年的销售窗口,可以以这个销售时间来验证市场的反馈。”按照北极光当时的推测,泽璟制药是可以上市的,“如果它没有产业化窗口的时间,后续一旦有仿制药出现,对它的冲击就会比较大”。如此北极光成为泽璟制药在B轮的领投机构。

  2020年初泽璟制药上市,投资仅3年后即为北极光带来了高回报。宋高广经手的投资案例中,还有一家企业叫做怡道生物。

  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医疗企业,专注于生物疫苗技术研发。如今在疫情推动下,疫苗领域已成为投资机构眼中的“香饽饽”,但这家企业在创立之初,并未受到太多关注。

  “2016年出现的山东疫苗事件重创了整个行业,此后一段时间很少有人触碰这个领域”。北极光为何看中了这家初创企业?

  从产品层面看,怡道生物的主打产品之一是带状疱疹疫苗。带状疱疹作为中老年人的高发疾病,目前并无特效药,却为患者带来较大痛苦。

  据《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显示,约9%~34%的带状疱疹患者会发生带状疱疹后神经痛(PHN),其中30%~50%PHN病人疼痛持续时间超过一年,部分甚至高达10年以上。

  面对这样的高发顽固性疾病,中国的疫苗技术却相对落后。宋高广认为,在疫苗的细分赛道需要新型的技术去引进和突破。反观怡道生物,其团队具有一定的国际化经验、已经验证过的产品能力,同时具备创新思维。

  北极光创投在2018年选择成为该团队的天使轮投资人,“在后续发展中,能够感觉到这家企业业务过硬,但融资的速度不如其他企业快”。虽然如此,北极光坚信中国未来更需要这个类型的企业。

  直到2020年疫情爆发,怡道生物从“不被关注”变成众多投资机构眼中的“明星企业”,引来启明创投、礼来亚洲等TOP级投资机构的青睐。

  投资时除了注重产业化窗口外,还具有对技术和市场的前瞻性判断,这是包括宋高广在内的北极光整个投资团队在投资时一直的坚持,也是要求。在基因治疗领域,北极光创投同样遵循着这一理念进行着投资布局。

  以信念医药为例,这家从事基因治疗药物研发应用的企业,也是北极光医疗健康布局的一条细分赛道。“基因治疗是一种新型疗法”,从技术和产品层面来看,“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已经得到了初步验证,产业化也得到了验证。”

  宋高广认为,这个领域在全世界都处于萌芽期,虽然国内关注的人并不多,但在基因治疗的细分赛道将会产生新的技术与新的市场,“这是未来的趋势”。考虑到我国目前在该领域还相对落后,北极光在企业的选择上,更注重具有国际化经验的团队。

  把握产业化窗口期

  坚持长期价值

  对于自己关注的投资领域,宋高广一直有着清晰的投资逻辑,首先是在产品和技术上要具备领先性和竞争性。

  领先性,即在企业自身所处的赛道中必须占有先机,“在大的赛道中可以是前两名,在小的细分赛道中是第一名,且这种领先要远远超过后面的对手”;竞争性体现在要做出所在领域内不一样的东西,具备自身的特色。

  其次要具备产业化窗口期。何为产业化窗口?是能够组建销售团队进行销售,验证产品市场化、商业化能力的过程。宋高广告诉创业邦,“有产业化窗口的机会,企业在未来才能拥有更多的议价权和资本化运作的能力”。

  宋高广坦言,投资早期项目,难度往往大于成长期或偏晚期的项目,更需要对行业的趋势进行前瞻性判断。“要精准抓住产业的变化和发展规律,并去做好相应的布局。不要赶风口,要在风口来之前,就做好相应的准备”。

  在宋高广看来,早期投资的难点,还有行业本身的长周期——中国的投资基金受存续期所限,相对来说很难坚持很长的时间;另外对于生物医药和生物技术来说,前期的风险更高,而投资机构对于高风险的承担能力尚有不足。因此,投资机构要面对长期的不确定性和行业本身的高风险性,这也为生物医药类的投资带来挑战。

  投资机构如何应对不确定性?“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宋高广认为未来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不仅要提高专业度,也要提高抗风险能力和抗压性。

  同时北极光也在致力于更精细化的投后管理和服务。以怡道生物为例,在帮助企业落地苏州的过程中,宋高广不仅帮助对接政府资源,为怡道生物争取到了在苏州当地的将近120亩地面积;还帮助企业进行人员招聘、团队搭建等;并且帮助企业进行了产品线的立项和战略调整。

  投资人与被投企业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投资人是永远坐在副驾驶上的角色,可以帮忙指路,但不会干预创业者怎么开车。”这是北极光创投文化的一部分。

  如今医疗健康行业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未来几年势必对医疗健康企业和投资机构提出更高要求。“这是产业规律发展的特征,我们面临了一个加速转型期,又恰恰是在低谷阶段开始转型”。宋高广认为,“尽管如此,我还是在谨慎中依然对行业、行业投资保有乐观。坚持长期价值是无论何时都要考量的第一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