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国民党少校被送去改造, 大喊“告诉首长我是902”, 陈云亲自接见

1947年10月,辽南军区的士兵正在放哨,突然,一个国民党军官出现在了眼前,随后又一瘸一拐的朝着他们走来。

如临大敌的士兵立即大喝一声,命令其停下,然而这位军官却像是没听到一般,不仅声称是“自己人”,还要他们将自己带到连部。士兵并不相信,还准备将其送去战俘营改造,于是军官便急忙说道:“请告诉首长,我的代号是902!”

随后这位军官便被一级一级送到了上面,一直送到辽南军区,司令员确认过了他的身份之后,就将人送至了辽东军区,很快司令员肖劲光以及军区政委陈云便立即亲自出面接见。

那么此人究竟是何身份?为何会获得如此高的待遇?他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此人名叫赵炜,曾在黄埔军校桂林分校学习,毕业后就被分到了第五战区当新兵。而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之后,赵炜才发现,虽然自己的职位有所上升,但实际上一直都没有多少机会上战场,实在是没意思。

于是,经过仔细考虑之后,赵炜就决定离开战区,前去投奔被分配到陕西的同学,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到了地方之后,老同学反倒是狠狠批评了自己一顿,赵炜心中很是颓丧,只能暂时去投奔好朋友朱建国。

当时朱建国正在老河口第五司令长官部当参谋,看到老同学来找自己,他并没有排斥,反而态度十分和善,得知赵炜想去西北当排长,朱建国及时拦住了他,并且承诺会给他找好工作,赵炜承了这份情谊,随后就在他家住了下来。

巧的是,当时朱建国家中摆放着很多由中共印制的进步书籍,赵炜闲着没事做就翻阅了几下,结果就越看越感兴趣。之后朱建国下班回来,两人就经常坐在一起聊聊人生,谈谈当前的时局,慢慢的赵炜的人生观就开始发生了转变。

其实,当时的赵炜并不知道,朱建国早就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受了中共的主张,至于渠道也是那些收缴上来的进步书籍,而有了他的影响,赵炜的思想也慢慢发生了转变,开始将希望寄托于共产党。

后来蒋介石撕毁和平协定主动挑起内战,解放战争正式爆发,不久后,国民党又在东北招募军官,于是赵炜便主动报了名,而在去锦州报到的途中,他又特意转到了天津,跟老朋友朱建国见了一面。

一番长谈过后,赵炜决心要为中共做情报工作,朱建国就建议他先去北平见一见中共的情报员王石坚,很快,赵炜就来到了北平的石驸马大街89号,与王石坚正式会面,并说出了自己想要上延安参加共产党工作的想法。

王石坚建议他最好还是留在国民党军队内部搞情报工作,于是次日,两人就把如何做情报工作以及如何跟自己的上线联系等事项讨论了一遍,而在见过第三次面之后,赵炜就正式成为了中共的地下情报员,等王石坚把此事上报给上级李克农,他便获得了自己的代号“902”。

离开北平之后,赵炜就直接去了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报到,没多久,他又担任了机密室的主管少校参谋,因为每天都要在地图上用不同颜色的小旗子标明中共和国民党各自占领的区域,所以赵炜早已将整个东北军事的态势了解的一清二楚。

同时,赵炜还负责编订国民党军团以上兵力的驻地表,每过一个月就要编一本,慢慢的对很多军级部队的番号都了如指掌。

很快,中共地下党员袁泽在沈阳与赵炜取得了联系,而赵炜也向他提供了国民党第四军进攻辽东的详细作战计划,为了让他更容易了解,赵炜又冒险画了一张示意图。

这是赵炜第一次对外传递情报,因为还不太有经验,担心会被国民党特务发现,所以赵炜认为自己不能做得太明显,不然他还想把自己编订的国民党兵力配备表交给袁泽。

而为了能更加方便自己传递情报,赵炜就向下地下组织提出在沈阳设立秘密电台,王石坚很快同意了他的请求,同时还让沈秉权吕淑兰夫妇俩住在了他附近,方便互相联络。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赵炜每个月都会秘密带出来一册兵力配备表,然后再交给中共情报部。

同一时间,得知国民党将领杜聿明正准备执行第四次辽南作战计划,赵炜便再次联系到了袁泽,将他们的作战计划全部详细写了下来交到了沈秉权,直接送到陕北。而考虑到作战计划已经透露出去,自己作为内应还需要再“添一把火”,赵炜便又做了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

当时因为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战场频频失利,杜聿明就准备把第13军给调过来,作为蒋介石的爱将汤恩伯的起家部队,13军的士兵颇为勇猛,在之前的多场战役中都获得了胜利,因此杜聿明对他们十分有自信。而在接到命令之后,13军就立即派出了89师和54师从赤峰赶赴沈阳。

赵炜得知此事准备亲自过去查看,随后还大胆地利用看望老同学的借口登上了列车,然而这一举动太容易引起怀疑,13军军长石觉看到有陌生人上来,就立即呵斥他下去,赵炜解释自己是来跟老同学叙旧,结果石觉还是不准他逗留,他只能忍下火气赶紧离开。

等到回了司令部参谋处,赵炜就赶紧起草了一份假命令,通知石觉带领着13军的两个师到达清原之后就火速急行至新滨三源浦,然后迅速进入阵地进行强攻,尽快占领兰山制高点。而他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早就得知东北民主联军在兰山已经布置好了陷阱,只要13军钻进来,必然逃脱不掉。

结果确实如他所料,因为这道假命令,国民党13军的两个师最后都遭到了重创,死得死伤的伤,剩下的各路也纷纷逃窜至各处,东北民主联军再次获得了胜利,在战场上获得了战略主动地位,而杜聿明的作战计划也彻底宣告失败。

消息传至蒋介石这里,直接气的他拍桌跳脚,还把杜聿明大骂了一顿,杜聿明心中气愤,随即就命令手下赶紧去调查,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这样一级一级的查,最后还是查到了赵炜的身上,不过幸运的是,当时他并没有暴露身份,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因就在于赵炜属于最基层的作战参谋,科里的人那么多,出主意的未必是他,而且起草好相关命令和文件后,还要一层层的往上递交签字,先是作战科长,再是参谋处长,最后是参谋长,所以究竟源头是谁,没有人知道。

更关键的是,赵炜跟司令部的同事们关系处得很好,大家都曾是黄埔军校校友,遇到这种事自然选择抱团,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躲过了这次“劫难”,赵炜就继续安心潜伏在司令部,后来东北民主联军攻打四平,他再次把国民党军的调动部署计划及时的传了出去,两方对抗了将近半个月之后,最终,东北民主联军歼敌一万多人,狠狠打击了国民党军队,使得东北战场的战局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主动权也被民主联军牢牢地掌控在了手里。

而经此一役,蒋介石对于杜聿明更加失望,随即便撤掉了他的职位,换成了陈诚来接任,不过等他到任还需要一些时间,于是郑洞国就被任命为了代理司令,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东北重点防御计划,这一任务很快也落到了赵炜身上,赵炜起草好计划后,就赶紧将此事报告给了中共。

不久后陈诚到任,让赵炜亲自向自己汇报了一遍作战计划,紧接着就要派遣他亲自去北平向蒋介石汇报。对于即将到来的北平之行,赵炜心中有些忐忑,因为此前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始终难以放心。

前几日他向往常一样去沈秉权夫妇的住处送情报,结果却发现窗帘上有了警示信号,这是让他不要进去的意思,赵炜便暂时回了自己的住处。几天之后,出于不放心,赵炜又去找了同样担任中共地下党员的姚义,结果就得知沈秉权已经被国民党特务给抓走,还找到了一张手绘地图。

赵炜当下心中一惊,那张地图不就是自己画的吗?不会被国民党看出来吧?那自己要不要赶紧撤呢?姚义告诉他先别走,不然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于是赵炜就留了下来,他也相信沈秉权不会出卖自己。

就这样过去了几天时间,赵炜发现身边并没有什么异样,也就放心了很多,而现在陈诚又要自己去北平,那正好就可以跟王石坚见面沟通,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予以告知。

很快赵炜就抵达了沈阳机场,不过他并没有直飞北平,而是中途又要了一架小型联络机,先飞去了锦州,谁知到了之后,机场站长却告知他蒋介石即将飞往沈阳,还是回去为好。赵炜这下不淡定了,他坚持要去北平,声称是要执行陈诚的命令,站长见他如此执着,就找了一架飞机把他送了过去。

到达北平之后,赵炜先去找了老同学打听这里的情况,结果就获知了一个更加震惊的消息,朱建国竟然也被捕了!赵炜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开始担心起了王石坚的情况,不知道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处境如何。

后来想起王石坚曾告诉自己如果谁都联系不上,就去找一个叫王啸的人,于是赵炜便匆忙赶至了报子街库资胡同,顺利与王啸确认了身份,随即便从他口中得知,北平的情报系统早已遭到破坏,而相关的二十多位联络人员也都已经被捕。

赵炜将沈阳的情况告知了对方,希望能获得上级的下一步指示,两人继续交谈了一会儿,便约定次日再见,结果到了第二天,王啸的住处前竟然站着一名国民党特务,为了不惊动对方,赵炜便上前报了个假地址,然后赶快离开了。

这下他感觉自己彻底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之前联系的人都被捕失去了音信,万一有人忍不住招供,那自己的处境肯定极其危险。所以在北平的这几天,赵炜好好地考虑了一下退路,然而想起王石坚对自己的叮嘱,想起自己担任着如此重要的位置,最后,赵炜决定冒险回一趟沈阳。

等到正式到达沈阳市区,赵炜既没有回到住处,也没有继续去上班,因为他始终在担心自己究竟有没有暴露身份,随后考虑到不能再这么拖延,赵炜就去了未婚妻家里打听情况,因为对方的舅父是自己的学长也是同事,而得知近几日没人来找过自己,他便稍稍放下了心。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赵炜又大着胆子给司令部参谋处作战科的卢科长打了一通电话,而根据对方惊讶的语气和多次询问自己的住处的举动来看,赵炜更加肯定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于是没做过多停留,他就直接雇了一辆马车离开了。

为了不被国民党军抓到,赵炜先是游过了浑河,随后又躲进了高粱地里,到了晚上就凭借着北极星来判断方向,向着西南解放区前进,因为怕被认出来,赵炜一直走的都是山间小道,一路上简直可以说饥寒交迫九死一生。

等走到鸡冠山下的太子河时,赵炜的脚底已经全都是血泡,看着就疼的人受不了,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

1947年10月16日,一瘸一拐的走了十里路的赵炜,终于到达了解放区,当时两位战士正在游动放哨,看到有一个穿着国民党军官衣服的人朝着这边走过来,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将枪口对准了他。

赵炜见此情况立即告知他们是“自己人”,还要他们将自己带到连部,两位战士不太相信,还准备把他送到战俘营去改造,赵炜就急忙说道:“请告诉首长,我的代号是902”,于是接下来他就被一级一级的送了上去,一直到辽南军区。

当辽南军区的司令员向中共中央情报部确认了赵炜的身份后,就把他送往了东北辽东分局,于是他就受到了辽东军区司令员肖劲光和军区政委陈云的亲自接见。之后,赵炜被安排到了大连情报处工作,直到1981年才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