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亚马逊:怎样从一家书店扩展到所有的商业领域(下)

接上文:亚马逊:怎样从一家书店扩展到所有的商业领域(上)

亚马逊的支付(和市场)业务

这是亚马逊罕见的失败次数多于成功次数的领域之一。这要从1999年开始说起,当时该公司首次尝试将第三方卖家争取到其平台:亚马逊拍卖行(Amazon Auctions),这是该公司对eBay 的回应,并在大约两周后收购了eBay 的竞争对手 LiveBid。然而,这一切最终都是徒劳的。据称,该平台的产品选择以及卖家持续的不满,导致该公司在推出两年后或多或少地取消了整个拍卖业务。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收购交易获得的相关数据或技术,是否有长期价值。

在开始进军拍卖领域失败几个月后,亚马逊用近90万股收购了Accept.com。Accept.com是一家加州初创公司,专门为在线商店提供支付软件。Accept 很快变成了 Amazon Payments(后来只是 Amazon Pay),该公司作为其第二次抢占第三方卖家 Amazon zShops 的一部分而首次亮相。以每月 10 美元的低价(加上一小部分销售费用),商家可以在 zShops 中开设自己的商店,并向已经在亚马逊平台上购买书籍/音乐/电影的蓬勃发展的客户群,兜售他们的商品。

一年后,ZShops 变成了亚马逊市场(Amazon Marketplace),这个平台或多或少地变成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亚马逊网站。正如贝索斯1999年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解释的那样,他的想法是,把亚马逊变成“人们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和发现他们可能想买的任何东西的地方”。他成功了。

不幸的是(对贝佐斯来说),Marketplace 将是它在这个领域唯一的真正成功。亚马逊试图进入P2P支付领域,首先,是在2006年收购基于文本的支付运营商TextPayMe,然后在2011年将其整合到名为 Amazon Webpay 的产品中。数年后,亚马逊毫不客气地关闭了这个项目。还有亚马逊借贷(Amazon Lending),它也是在2011年推出的,目的是为在亚马逊上销售商品的小企业提供融资。这个产品现在还在,但已经所剩无几。

2013年,亚马逊收购了加州初创公司Gopago,后者为零售商开发了类似于Square的销售点软件。亚马逊在仅仅一年后就推出了与 Square 竞争的 Amazon Register,然后很快就关闭了这个项目。接下来,亚马逊又试图通过亚马逊补贴计划瞄准青少年购物者,该计划让父母将现金注入孩子的亚马逊账户,这样他们也可以在平台上购物。不知何故,这个绝对疯狂的概念一直延续到2020年7月,当时是Allowance。可悲的是,同样疯狂的产品 Amazon One,可以让你在商店里用手印付款,仍然非常活跃。

亚马逊在金融科技领域最近的一次收购是 Shopify 的竞争对手 Selz,它在2021年初悄悄收购了 Selz,而在大约一年后,(你猜对了)关闭了 Selz。

亚马逊的时尚业务

2002年,亚马逊首次面向服装零售商,推出了一个颇具创意的名字“亚马逊服饰商店(Amazon Apparel&Accessories Store)”,后来改为“亚马逊时尚店(Amazon Fashion)”。Gap、诺德斯特龙(Nordstrom)和塔吉特(Target)等品牌开始在亚马逊网站上销售库存。这些品牌中的每一个都将与这家科技巨头签订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在合同中,他们会从他们所做的任何销售中返还一小部分。

然后在2006年初,也就是这些合同结束的时候,亚马逊收购了Shopbop,一个很受欢迎的在线服装和配件中心。虽然,Shopbop 品牌在被收购后或多或少保持了独立于亚马逊的地位,但最近的报告显示,亚马逊一直在悄悄向在 Shopbop 上销售的数百个品牌施压,让它们也直接在亚马逊上销售。三年后,亚马逊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在线鞋店 Zappos,这是该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

尽管,亚马逊继续通过其在线商城销售这些第三方品牌,但它在2016年推出了7个自有服装品牌,并开始生产从儿童工装裤到男士鞋的所有产品。亚马逊从未披露过自那以后推出的自有品牌的总数,但最近的一项估计显示这个数字为146个。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还没有考虑到亚马逊在其他垂直领域引入的许多其他私人品牌:它至少有两个家具品牌(Rivet、Stone & Beam),另一个尿布和婴儿湿巾品牌(Mama Bear),甚至还有一个宠物产品的私人品牌(Wag)。

2021年,分析人士开始表示,亚马逊已经超过沃尔玛,成为美国最畅销的时尚零售商。如果这还不够,亚马逊今年早些时候还开设了亚马逊风格(Amazon Style),这是该公司的第一家实体服装店。

亚马逊的食品业务

考虑到杂货行业每年的收入超过7400亿美元,亚马逊试图垄断这个市场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这始于2003年,一家短暂的数字美食商店(字面意思就是亚马逊美食 Amazon Gourmet Food)的推出。三年后,该公司首次尝试杂货配送,开始提供不易腐烂的杂货(比如麦片和果冻混合物),以及你在这家快速扩张的电子零售商上已经能买到的所有其他商品。

2007年,“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计划在西雅图的大本营首次亮相,该计划使用冷藏车车队向亚马逊 Prime 客户运送更多种类的食品。到2021年,这项服务已经扩展到全美国超过12个城市。

尽管名字叫“Fresh”,但它很快就赢得了“不新鲜”的名声:购物者抱怨他们送出有擦伤的农产品,或者过期的食品。亚马逊又推断,实体杂货店可能是更好的选择,2016年,它给我们带来了“Amazon go”。

Amazon go 在西雅图首次面向亚马逊员工开放,被标榜为“一种无需结账的新型商店”。相反,这些商店在货架上安装了传感器,在天花板上安装了摄像头,以记录哪些商品被拿起来和放回去了。一旦这些购物者拿到了所需的商品,他们就可以直接离开,公司会从他们的亚马逊账户上收取他们带走的任何东西的费用。如今,美国有24家Go商店在运营。在此之前,该公司还运营着37家亚马逊生鲜商店,这些门店与Amazon Go的门店基本相同,只是它们还为想要结账的顾客提供传统的结账体验。

2017年,亚马逊以不到1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从而扩大了其在食品杂货领域的足迹。这仍然是亚马逊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

亚马逊的云业务

全食超市(Whole Foods)可能是亚马逊最大的一笔收购,但该公司最赚钱的仍是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它的云计算部门于2002年首次亮相。最近的数据显示,AWS的收入约占该公司总收入的52%。

AWS的独特之处在于(至少与亚马逊帝国的其他业务相比),亚马逊并没有通过收购任何竞争对手来让自己起步。相反,从2006年开始,该公司在内部开发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云计算产品。其中第一个是亚马逊的S3 存储选项,在2021年,它存储了超过100万亿件来自亚马逊多年来积累的所有客户的物品。

同年晚些时候,Amazon Simple Queue Service(SQS)和Amazon Elastic Compute(EC2)出现了。接下来的几年带来了一波产品浪潮(数量之多,我们无法在此一一列举)。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举一个例子:Amazon Cloudfront(一个内容分发网络),Amazon Simple DB(一个分布式数据库),Amazon Redshift,一个用于运行数据仓库的软件。另外还有 Amazon Appstream(一种在云端远程访问桌面应用的工具)、Amazon Aurora(另一种云存储解决方案)、Amazon Lambda(无服务器计算)、Amazon Workdocs(文件存储,但适用于企业)和Amazon Workmail(基于云的电子邮件,但适用于企业)。再说一遍,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

2011年,亚马逊开始通过推出 Amazon GovCloud 来吸引联邦政府对其云产品的兴趣,该公司称这是一种超级安全的解决方案,可供联邦代理在云上存储内容。2016年,亚马逊获得了一份价值6亿美元的政府合同,用于开发 AWS Secret Region,这是一项专门针对 CIA 的云存储服务。

亚马逊的游戏业务

就像亚马逊收购图书公司和电影工作室以增强自身产品一样,该公司从2009年开始收购游戏开发公司,它收购了Mac和PC休闲游戏开发商“反射性娱乐公司(Reflexive Entertainment)”。2014年,它又收购了另一家游戏工作室 Helix Games,同年,亚马逊以9.7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可能是网络上最大的视频游戏社交网络 Twitch。在那之后不久,Twitch 便收购了电子竞技代理公司 GoodGame,以此吸引大品牌在亚马逊的最新平台上削减预算。

虽然 Twitch 确实从广告交易中赚了不少钱(仅去年一年就赚了26亿美元),但亚马逊制作游戏的记录(就像它制作电影的记录一样)一直是 …… 至少可以说,很苦恼。早在2012年亚马逊游戏工作室(Amazon Game Studios)成立后,该公司便开始自己制作游戏,并一直在努力寻找一款热门游戏。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最新举措,总是较少关注面向消费者的内容,而更多地关注公司的快乐之地:云计算。 2017 年,亚马逊证实它已经收购了云开发平台 Gamesparks,该平台很快就被推到了亚马逊众多 AWS 品牌下。由于这次收购,亚马逊不再只是在内部制作游戏 —— 第三方游戏开发者也开始使用亚马逊的技术来满足他们的云托管需求。2020 年,它通过推出 Amazon Gamelift 吸引了更多此类开发人员,该服务为各种形式和规模的游戏开发人员提供低成本服务器。

2017年,亚马逊还以约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3D身体扫描初创公司Body Labs。这家公司的技术很快被AWS的另一款产品 Amazon Sumerian 所囊括,该产品旨在让游戏开发者(或者任何开发者)更容易地创造虚拟现实体验。去年夏天,亚马逊还开放了自己的3D游戏引擎 Amazon Lumberyard。

就是这样。这就是亚马逊消费世界的方式。如果监管机构想要解散这个庞大的“Everything Store”,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如果朋友们喜欢,敬请关注“知新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