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建国前夕, 华野名将阮英平被三地痞乱棍打死, 粟裕: 血债血还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中国内战结束,新中国的旗帜即将在国际上冉冉升起,历经百战的将军们得胜归来。国家给他们封官授衔,百姓为他们夹道欢迎,可是有一位将军啊,在纷争的战火中都活了下来,却死在了小人的贪念下。

阮英平将军没有牺牲在炮火硝烟的战场上,不受马革裹尸之难,可他的尸骨被人随意地丢弃在深山之中,像一个没有名姓的受害者,他的国家、他的战友,他的满身荣誉都再也等不来他了。

是什么让这三个恶徒对阮英平将军下此狠手?他们最终又落得何种结局?

故事前景

1947年,我国内战的最后两年,中央想要在革命将领中选出一人,前往闽东领导当地革命。而闽东正是阮英平的故乡,阮英平在闽东拥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所以中央决定让他这个本地人去任职。

接到组织下达的任务后,阮英平便即刻出发,前往闽东,任闽东地委书记。事实证明,中央选择他的决策没有错。

阮英平不仅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而且十分具有号召力,由他带领着闽东的人民群众,很快就拿下了许多国民党占据点,闽东大地的革命之火也澎湃起来。

民众的革命热潮让国民党反动派感受到了威胁,如果再放任共产党人继续传播革命思想,闽东迟早要被他们易手,那时候国民党军队再想拿下闽东可就更难了。

故,同年11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对阮英平等共产党人的围剿。他们派出了两个团的兵力负责围剿阮英平的行动,剩下的兵力将闽东的所有关隘都设置了关卡,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出关的百姓抓起,冠冕堂皇的给他们的行为加上抓捕共产党的名号。

为了防止群众对共产党人的支持,他们对闽东人民威逼利诱、严防死守,斩断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的联系,试图让我党同志在他们的包围圈中,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阮英平将军面对国民党的围剿毫不退缩,率领一众同志们不断地更换栖身位置,保存实力和国民党军队打持久战。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革命同志的队伍中出现了叛徒,他们受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策反,放弃了共产主义的信仰,叛变投敌,加入到了反动派的队伍中。多次向国民党反动派暴露闽东革命办事处的位置,造成了革命同志的大量伤亡,连阮英平带领的那支队伍也未能幸免。

他的一名部下周阿奎的叛变,导致阮英平在宁德县虎坝乡天湖山被国民党反动派包围,国民党反动派确定了阮英平在这里的信息之后,不惜大面积搜山也要抓到阮英平。

眼看敌人的围剿圈越来越小,阮英平下令将队伍分成几支小队,分散突围,国民党的搜山行动不可能将整个山下都留有充足兵力,阮英平的计划也取得了一定性成功,有不少同志都成功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圈。

但阮英平作为我党在闽东的革命领导人,是国民党军队的主要追捕目标,想要逃出去可没那么简单,国民党军队内部甚至下了就地格杀的命令。在突围行动中,受到敌人针对的阮英平与队伍被冲散,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机智的阮英平成功躲过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搜山,虎口脱险的他决定前往福州和组织会合。但已经连续和敌人周旋了几天几夜的他实在没有力气再赶路了,所以在避开国民党的搜查后,他来到了宁德县北洋大窝村,打算在这里休息一晚再前往福州。

谁也没想到,他会死在这个小山村里。

恶徒共三人

是夜,大窝村只有几家亮着灯,阮英平迈着沉重的步伐敲响了一家的房门。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中年男人披着衣服趿拉着鞋子开的门。

“老乡你好,我过路的,想问下能在您家歇个脚吗?”

阮英平自称是个过路的商人,遇到了土匪,钱财和行李都被洗劫一空,眼下天都黑了,他孤身一人也不知往哪里走,想要找个地方借宿一晚,待明天天亮再出发。

中年男人名为范起洪,是大窝村的一个村民,他在听阮英平这么说完他表现得十分热情,忙把阮英平迎进了屋里,还要去生火做饭招待阮英平,被阮英平拦下才作罢。

阮英平只以为自己遇上了个热情憨厚的老大哥,并没有过多怀疑。但他身上还带着党组织给他的革命经费,整整十两黄金,他一直都随身携带着。所谓财不外漏,阮英平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范起洪给了他身旧衣物让他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时,他给婉拒了。

范起洪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在大窝村是有名的地痞流氓,不过一张脸长得像个老实人,十分具有欺骗性。阮英平在他家门口站着时,范起洪就注意到了阮英平衣服里貌似藏了东西,再加之阮英平和他说自己遭了劫匪,范起洪更觉着阮英平身上藏得是钱,躲过了劫匪但没逃出他的慧眼,于是他刻意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先将阮英平骗进他家。

范起洪平日在村里的恶行都是些小打小闹,真的要他谋财害命他就有点怂了。

第二日天微亮,范起洪见阮英平要走,便赶忙出声询问,“兄弟你这是要往哪边去做生意?”

阮英平是要前往福州和组织会合的,便告诉他,“福州”。

范起洪脑袋瓜里的坏主意转了一圈,想着要怎么留住阮英平,思来想去和阮英平提议,“去福州这一路不太平,不如我叫上几个人送一送你吧。”

范起洪此时已在心中计划好了,他叫上一两个兄弟一块儿,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把阮英平解决了,再分赃。

阮英平思考了下,觉得可行,自己混在他们中充当农民,也容易躲过国民党的搜查。范起洪很快就喊来了两个人,一个叫范妹仔、一个叫周玉库,这两个人平日也是不学无术的地痞无赖之流。

于是,原先的一人队伍变成了四人,阮英平还在想等到了福州,一定要向组织好好表扬这三位老乡。一行人走到宁德北洋炭山时,三人见此处荒郊野岭,决心在此动手,默默将步子放慢,落阮英平一步。

不等阮英平反应,他们就突然暴起,一棍砸在了阮英平的后脑勺上,阮英平应声倒地。三人唯恐那一棍不够狠,便一拥而上,挥动着手中的棍棒一下一下朝阮英平的脑袋砸去,直到血流了满地,地上的人早已没了生息,他们才停下自己的暴行。

三人在将阮英平衣服里装的黄金拿走后,仍觉不足,开始在阮英平身上四处搜刮,连一根普通的钢笔也不放过。在摸到阮英平腰间别的有东西时,三人狂喜,谁料却抽出来一把手枪,拿着手枪的范起洪瞬间瘫倒在地,意识到他们杀得可能并非是个商人。

但是人已经杀了,他们将阮英平草草掩埋之后,便慌不择路地回到了大窝村。

难道恶人就这样拿着钱逍遥法外了?

血债血偿

阮英平在宁德突围后迟迟未归,失踪月余,国民党方也一直未有关于抓获阮英平的任何消息。众人都以为他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追杀暂避起来了,却不知从哪里传出他已经遇害的消息。随后多次寻找阮英平无果后,这一消息基本坐实,整个华东局都陷入了悲痛的情绪中。

阮英平的好友,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的司令员叶飞,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难捱泪水决堤。阮英平和叶飞二人从革命初期便是好友,几次战争下来,更是过命的交情。明明国民党只剩下这些残余势力苟延残喘了,共产党即将获得战争的胜利,好友却在这个时候牺牲了,这让叶飞久久无法释怀。

粟裕将军也深受痛失爱将之苦,放话:攻下福建之后,掘地三尺也要查明阮英平被害的真相,让凶手血债血偿!

1949年,叶飞打下福建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命令福建的公安部门调查阮英平的失踪真相,被俘的国民党中就有参与天湖山搜山行动的,据他们交代,当时阮英平冲出他们的包围圈之后,他们就没再找到过他。

如果不是国民党的残害,那阮英平之后到底遭遇了什么?无论多难,他都必须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不能让杀害了我国名将的人逍遥法外。然而事情已经过去许久,蛛丝马迹早已被时间掩盖,这场调查也迟迟没有任何进展。

直到1950年,一位热心的人民群众在听说了这个案子后,为福建公安局提供了一条线索,阮英平将军失踪的那个时间,大窝村有几个地痞突然暴富,还有人看见他们拿着金子去县里换现钱。民众的这条线索不仅时间对得上,还有那些黄金丢失的党中央发给阮英平的革命基金也对得上。

福建公安局立刻派人前往大窝村,在村中打听后,确定了几个嫌疑人的名字:范起洪、范妹仔、周玉库。后续的调查中,公安得到了大窝村村民提供的证据,一根钢笔。据村民所说,这根钢笔是因为他家孩子想要,他从范起洪手里买的。另外,还有村民告诉去调查的同志,这三人发横财之前,一块儿出过大窝村,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一个不是他们村的人,看着高高壮壮的。

得到这些消息,公安基本可以确定这三人的罪行,立即派人将他们三人抓捕归案。范起洪被抓时正准备逃跑,被公安拦住了,一开始被抓进公安局时,他一直扯着嗓子喊冤枉,对自己的罪行拒不承认。

公安局负责审讯的同志对他忍无可忍,怒道:“你知道你杀的是谁吗?是人民英雄!是打了无数个胜仗的阮英平将军!”

范起洪这才知道他杀害的是备受闽东人民拥护和爱戴的阮英平,自己再怎么耍无赖也死罪难逃了,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是他!不然我怎么敢啊!”

无论他再怎么解释自己的无心,阮英平将军也已经被他们杀害了,最后,作为主犯的范起洪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详细的陈述了他们的作案过程,经过审判后,三人被判处了死刑。根据他们的罪情陈述,在炭山找到了阮英平将军的遗骸,并将其迁至闽东的革命烈士园中安葬。

结语:

人的贪念实在是太可怕了,一念之差,范起洪三人不惜杀人夺财,导致了我国一代名将的殒命。范起洪在最后承认罪行时仍不断抛出“如果知道是阮英平,我肯定不会下此毒手”的假设,那回归案子本身,这是一场杀人案,即便被害人不是阮英平将军,他杀人夺财的性质也足够恶劣。

阮英平将军已逝,即便将三个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处以枪决,也仍觉不解心中愤懑,但事情已然发生,也已经成为了我们口中的革命故事,斯人已逝,只希望阮英平将军在天之灵看到凶手伏法能够得到安息。阮英平将军未曾得见的新中国,在他信仰的党的带领下,一步一步走向了他理想中的繁荣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