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降息预期落空!LPR连续3个月不变,未来还会调降吗?

  分析师认为,根据当前疫情波动下的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楼市运行状况,二季度央行有可能再实施一次全面降准,同时不排除小幅下调MLF利率的可能。

  4月20日,4月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出炉,市场降息预期再次落空。最新一期LPR出炉,1年期LPR为3.7%,5年期以上LPR为4.6%,均与上月持平。至此,LPR已连续三个月保持不变。

  报价不变背后的取舍

  4月15日,央行等额续做100亿元7天期逆回购和1500亿元1年期MLF,中标利率均保持不变,已经预告本月LPR持平。另一方面,银行仍存在负债成本压力。

  4月15日,央行宣布于4月25日降准0.25个百分点,此次为全面降准共计释放长期资金约5300亿元。

  “参考过往经验,去年两次降准0.5个百分点,共为金融机构每年节约资金成本280亿元,叠加优化存款利率自律定价形成机制、推出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等,综合带动了去年12月1年期LPR下降5BP,但5年期以上LPR仍未变。”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记者,近期降准等举措仍未使银行达到点差压降5BP的最小步长,LPR报价保持不变。

  既要宽货币,又不能给太多。在华创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看来,降准和MLF(中期借货便利)、OMO(公开市场操作)中标利率维持不变的操作背后,体现出央行当前夹在诸多矛盾中的艰难“取舍”,面临许多“既要又要”的痛苦平衡。

  “宽货币既要在宽信用前面,又不能跑太快太急。否则会有资产泡沫、脱实向虚空转的风险。当前货币政策固然以我为主有较好条件,但也不敢肆意妄为。否则会有汇率贬值、资本外流的螺旋风险。”张瑜认为,这是当前央行面临的两个困境。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判断,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财政政策中的退税减税、货币政策中的全面降准都在陆续加码,但美联储加息提速在即,货币政策在“以我为主”的基调下,仍力求内外兼顾,保持内部均衡与外部均衡之间的平衡。其中,降息是否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加剧资本外流和触发人民币汇率贬值,是当前的主要权衡因素。

  “本轮疫情的持续时间和冲击程度都有待观察,经济下行的紧迫程度或尚不足以促使监管层在四个月内两次动用降息‘大招’。”王青表示。

  货币政策仍有宽松空间

  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LPR报价利率不动,对市场影响有限,并未阻碍银行合理让利实体经济。数据显示,年初以来,银行新发放的企业贷款利率整体稳中有降,继续刷新相关统计以来最低。

  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数据也显示,重点城市主流房贷利率在持续下降,2022年4月监测的103个重点城市主流首套房贷利率为5.17%,二套利率为5.45%,分别较上月回落17个、15个基点;本月平均放款周期为29天,较上月缩短5天。

  央行近日也表示,3月份以来,全国已有100多个城市的银行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自主下调了个人房贷利率,平均下调幅度在20个基点到60个基点之间不等。

  市场认为,未来房贷利率仍有下调的可能。4月18日,央行、外汇局发布23条金融支持举措,明确“因城施策实施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合理确定辖区内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的最低首付款比例、最低贷款利率要求”。贝壳研究院表示,未来住房信贷将进一步宽松,利于市场修复。预计后期更多城市降低商贷首付比例和房贷利率,调整“认房认贷”标准,更多城市首套利率有望降至4.6%的基准线,有利于降低购房成本,支持住房需求释放,对楼市产生实质性利好。

  同时,有专家也指出,对于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必要性。

  信达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李一爽认为,货币政策整体宽松的基调未变。从历史经验上看,在内外部均衡难度加大的状态下,国内因素仍然会是央行政策选择的首要因素,外部压力更多影响的还是政策工具的选择以及宽松的节奏。加之地产市场面临的整体环境偏严峻,这也意味着货币政策仍有必要维持对经济的支持。

  王青认为,根据当前疫情波动下的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楼市运行状况,二季度央行有可能再实施一次全面降准,同时不排除小幅下调MLF利率的可能。“加之银行存款利率存在下行趋势,货币市场利率也将保持低位运行状态,我们判断,在接下来的5月和6月,LPR报价下调10至15个基点的概率较大。”

  “市场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支持有力、有效。整体上,经济基本面与政策继续对市场保持友好。”周茂华称,若接下来内需恢复情况不够理想,部分行业企业经营压力继续增大,不排除稳健货币政策继续微调,采取总量与结构性工具配合,精准支持。